巩俐张艺谋:两个人的恩怨一群人的江湖金马奖

  

巩俐张艺谋:两个人的恩怨一群人的江湖金马奖与DG的故事

  尽管,彼此不能再延续彼此的辉煌,但是,面对他的成功,她依然那么的喜悦,那么的感动。

  2010年的东京影展,台湾代表团没有获准登上红毯,当时女星哭的梨花带雨,陈述自己不能盛装见自己的养母的痛苦,男星则愤怒的摔掉领带。

  愤怒的她与张分手,很快,想要30岁出嫁的她与当时风头正劲的一位富豪,香港英美烟草公司总裁黄和祥结婚了。

  “如果是你或家里人说的这件事,我还是可以理解的,现在我感到这是有人别有用心,想借这事给我好看,整垮我。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大家一定会像我获东京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一样惊奇,因为我给外人的印象是个很正派的人。在中国,这种事就能使个人身败名裂……。”

  所以,面对爱情,她发表了自己的誓言:“听说系里要找我谈话,我已做好了准备,等他们来找我,我就向他们说清楚。他们能理解更好,不理解我也不在乎。我认为,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了,也就没人敢动我了……”

  2004年,张艺谋再次牵起彼此的藕断丝连,说要还她一个誓言,让她演一个王后。

  不过这部片已是他与乐视的最后一部片子。接下去他将入住的是已经接管了娱乐圈导演半壁江山的“欢喜传媒”。

  但,虽然说了不好听的话,却还有着那一颗线年,当时光将大运推向木星,巩俐因李安的诚挚邀请,放下之前的心结,以金马评委主席身份出席了第55届金马。

  16年来,“二张”用不签合同,没有协议的方式合作了8部电影,纯靠彼此的感情和默契。

  她与他在合作中表现出的那种难得的和解与谅解,也让人相信,他们内心始终有一种情绪相牵,火花相连。

  这是个从1989年开始从事房地产、航空食品及药品代理等经营活动都没有成功的东北大爷。

  于是回头再想,金马奖当晚唯有巩俐一脸寒霜,拒绝领奖,才是真的硬刚,那突如其来的突然情景,才能看出一个人最真实的反应。

  这部电影张艺谋说拍片成本不会超过2亿。但上映后内地票房6.1亿,是2011年华语电影票房冠军。

  1998年的金融风暴后,黄和祥业务不顺,2000年不得不结束高级打工仔生涯。

  虽然事后有好友澄清,以巩俐咖位不会说这些话,但我却认为这才是一个南交射手,金火水瓶的真挚性情,而月白羊的火爆脾气,真的没法忍耐太久。

  紧接着他们在一起,又推出了《秦俑》《菊豆》《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均拿到了不菲成绩,他们相互扶持,却也日渐疏离。

  加上国内的娱乐行业受资本操盘之严重程度,简直匪夷所思,也让国内的各种奖项基本没有了含金量。

  张艺谋鼓起勇气与一起吃过苦的妻子离了婚,而他们的电影《红高粱》也捷报频传。

  即使是背叛自己的男友,爱上一个有夫之妇,不惜放弃学业,对她来说也是情之所至,理所当然。

  太阳摩羯,月亮白羊,南交射手,金火水瓶的巩俐,虽然有着黄土般的凝重,却更有执着的火爆脾气,与敢爱敢恨的直率豪放。

  而D&G因为首席设计师发表不当言论,遭到国内明星的明确抵制,不得不关闭秀场,就像是某种金马奖后的政治找补。

  拿到越来越多红利的张伟平终于不得了的膨胀了起来,毕竟谎话说了千次,自己也会相信是真的。

  因为这只能是又一次的浑水摸鱼,是某种“政治利益”博弈下的功利选择,而并非发自本心。

  而它立意发展华语电影,强调兼容并蓄的姿态,也让它在两岸三地的电影奖项中,一直有着特别的地位。

  在征得丈夫同意后,她与他,十一年后再次牵手,奉献了一部流量大制作《满城尽带黄金甲》。

  据说当时看了算命先生的巩俐,非常希望能与已经相处了八年的张艺谋结婚,想赶在“三十岁这年出嫁。”

  虽然在前妻肖华的回忆录里,他也偶然展现出白羊的勇气:“别人爱说什么让他们说去,陈世美也罢,王八蛋也罢,我不是为别人活着。”

  但她没有把自己混入“丫头教”;也没有成为“操盘手”;她没有靠卖绯闻博版面;也没有靠秀身材艳压红毯。

  时也命也,也许也是盛年得到的荣誉太多,觊觎的人太多,并不有人真心去看待她的付出;也许是金马奖虽然总是自诩自己“包容”,但实际上,很多时候仍旧缺乏公正雅量。

  对比前些年的港台电影各占半边天的繁荣局面,现在的金马奖,入围的几乎全是大陆影片。

  从此张伟平成为了张艺谋的独家代理,白拿国内的发行费,还变成了最厉害的制片人。

  就在众人默然之时,唯有巩俐,面罩寒霜,当场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和沉默的拒绝。

  这情况在当时的演艺圈其实仿佛一股风潮,比如当年的林青霞也是如此,赶在四十岁嫁了富豪。

  身为一个捧在神坛上的“女神”,因为不肯自甘堕落,巩俐的路其实很多时候比平常人更艰难。

  其实,确切来说,他更像是一个天秤座,作为一个南交天秤,他从不敢随意翻脸,害怕而需要依傍。

  按理说这部电影是赚钱的;但,这次,张伟平却觉得自己赔了,因为这次,是他唯一一次拿出了真金白银的一次,相较于以往,他真的深感自己对张艺谋的剥削不够多了。

  而今次获奖的《影》,发生在乐视崩盘之后,作为股东,他不得不自救,最后成就了本次金马奖的荣誉。

  却不想,有人在领奖台上私自加戏,将文化盛宴变成政论舞台。甚至企图将省份与国家对等谈话,竟是将台下济济一堂的大陆影人置于无限被动之地。

  人生,始终还是要靠自己一手打拼,即使是女神,倘若不出卖自己,这路,其实也并不比别人有什么特权。

  所以,他从小到大,学会了低着头忍气吞声的活着,不论别人怎么欺负他和他的家人,他只有瑟缩。

  她始终坚持着自己身为一个演员的操守,尽管事业家庭两两失意,她从不透露一丝懈怠和绝望。

  编剧周晓枫说张艺谋:“他默默隐忍后果,长久以来,他一直委曲求全——结果呢?委曲,求不来那个全。”

  所以,虽然,物质上我们越来越发达富强,但是精神上我们却越来越孱弱,失去了自己的准则和尊严。

  87年火土交运让他体会到成名的喜悦,也感受到了电光火石般的爱情,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婚变。

  而那时渴望结婚的巩俐,身边不乏高富帅的追求,张艺谋听到张伟平夫妇的传言,更心有怀疑,所以,他拒绝了巩俐。

  也许是张伟平这个太阳天秤的身上有月亮南交天秤的张艺谋特别熟悉的特质,而张伟平那种豪迈性格,与善于与人交际的特点,让张艺谋觉得心安。

  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金马奖最近几年,离开了大陆电影圈,几乎就没有什么可以参展的作品,但自身的凋敝和破败,却不妨碍他们仍然能自信满满在讲台上惺惺作态。

  也许明星演员们也没有想到,在金马奖上没有及时的反应能带来那么大的影响力,能让大家觉得他们重自己的私利胜过国家利益。

  而在家国和民族大义面前,她又展现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虽然她已入籍新加坡,但是在那一刻,她确确实实地毫不折扣取巧的在为中国人代言。

  后来,他进了乐视影业,不得不做起了他最不喜欢的商业片,又一次失去了自己的名声。

  不仅如此,善于制造舆论流量的某些明星们,更趁此机会大发通稿,来进一步完善自己的“爱国偶像人设”。

  “我认为人要活的自在,要勇敢地去追求幸福、爱情,你应该得到幸福和爱情……我想结婚,我希望能得到答复,我期望上天赐给我幸福……”

  虽然当时还靠日摩羯保持了风度,但是过后,还是忍不住放话“我这次来金马奖,特别感谢金马奖给我这次机会,让我了解一个不专业的电影节是怎么样的,而且一个不公正的电影节,会让所有艺术人员瞧不起”。

  虽然命运没有如果,但是倘若,张艺谋能那么勇敢一点,拒绝别人的侵占;勇敢一点,坦然说出自己的意见,那么命运是不是就会不同?

  08奥运后,张艺谋被封为“国师”,行情水涨船高,张伟平可期待的利益也就更多了。

  1985年,她遇见了贵人张艺谋,从此两人相互辉映,相互成全,携手走向国际,一时间风头无两。

  其实张艺谋可能没想到,他作为拥有国际声望的大导演,拍电影根本不缺钱,全世界都愿意成为张艺谋的天使投资人,但是他内心过于恐惧了,所以,无法自己去面对和周旋这一切。

  而随着事业的一路水涨船高,彼此的爱情也变得如火如荼,最终烧伤了身边的人。

  1997年张艺谋父亲过世之前,曾对张艺谋说:“与张伟平的合作,让我非常担忧,想起来就闭不上眼睛。从面相上看,张伟平不善,如果合作得不好,你们一旦分手,你肯定遭到报复。你根本不是张伟平的对手,对付不了他。”

  他有着“黑五类”的祖上:祖父曾是民国的县长,伯父曾在国军中官居高位,1948年撤往台湾;父亲也拥有国军军籍,当过军需官。解放后定为反革命,那些年,政治运动接二连三,没有一次他能幸免。

  面对当年不能给她未来的爱人,她竟然也没有怨恨,还始终与他保持着艺术上的双生。

  在电影行业上,张艺谋每次出手都有收获,唯独在人情世故上,他却可谓是吃尽了苦头。

  但是这次,金马奖,却因为一个女导演在领奖台上大谈政治,而重新轰动了起来。

  当然此时的张艺谋仍然不敢对张伟平说一个不字,张伟平一个电话,他就马不停蹄地马上开拍《三枪》。

  他非常恐惧,生命里的属于南交的委屈压抑痛苦被欺凌借由整个青少年时代的阴影倾泻而出。

  在这背后,一方面是身为生产创作者的影视人员的集体不自信;一方面是这么多年来,港台,日韩,欧美文化的持续输出,对我们产生的巨大压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